◤奇情档案◢法官之死(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法官之死(上) 作者:雅蒙

    万籁无声之际,午夜电话铃声显得特别惊心动魄。但她不是被电话惊醒,她早就一直坐着等这个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平板不像是人说的,却句句清楚:“目标不存在,任务取消,订金不退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对方已经挂线,她只有放下,但几乎是同一刹那电话又大响,她立即接听,脸色大变,但她更明白刚才那通电话的意思了。她定下神,尽量镇定自己说:“我立刻赶去。你别急,小心看着弟弟。你知道他不能受惊吓。”

    同一时刻,在200公里外,齐法官的邻居白老太也醒着,正坐在屋前的走廊。她看到齐法官的住宅本是黑漆漆的,这时却灯光大亮。

    她也注意到一些住宅的灯光也亮了,也许他们是听到刚才的枪声。也许有人报警了。警察很快派人来,因为这是一个相当高级的住宅区,这里的警察都知道齐法官住在这儿。

    白老太原以为这一天会与平常日子没什么两样,尤其是对她这名75岁的老太太而言。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就是,黄昏时齐法官的小儿子齐宙比平时迟回,而且是坐着他的父亲的大轿车回来。齐宙下车时,白老太也吓一跳,他脸青鼻肿,头额还扎着纱布绷带。

    不用问就知道,他一定是在学校又被欺负了,然后他不能控制的“毛病”发作了。其他欺负他的人可能也受伤了,所以学校才找齐法官。

    为儿学习烹饪

    白老太微笑,学校可不是找齐法官投诉,齐宙打伤同学,应该是先告诉齐法官,学校会第一时间调查此事,免得齐法官报警调查。

    学校也真为难,大概还要压下其他家长的投诉,早就有人说齐宙不应该在这间学校求学。一些家长认为齐宙是一枚计时炸弹,虽然没有人不认同14岁少年齐宙平日再温和、杉杉有礼不过。只是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什么事惹恼了齐宙,令他不满大发雷霆。

    就连齐法官的太太朱碧妃也认为这间学校不适合齐宙求学。白老太轻叹:他们都已经离婚半年了,但我还是不习惯改称,还是叫她齐法官太太,也许是因为齐家两个儿子之故吧。白老太打从心里喜欢他们母子三人。

    白老太再也没见过比齐太太更温柔贤淑的女人了。她去年去世的老伴白先生也喜欢齐太太。白老太知道老伴还把齐太太当成梦中情人呢。不过她没吃醋,老伴只是欣赏齐太太的温柔娴静。而且老伴嘴馋,最喜欢齐太太烹饪的美食。

    两名老人没有精力打理日常生活的锁事,三餐尽量的简单,幸亏齐太太不时多煮几道食物送过来。齐太太是烹饪高手,简单的材料在她手里都能变得美味。

    齐太太曾感慨说:“在宙儿5岁之前,我只会煎荷包蛋。为了宙儿我才努力学习烹饪。”

    白老太急急转话题。她明白齐太太的意思——这一切都是为了齐宙。美食是齐宙最能直接享受到的快乐与幸福。因为齐宙是名“思想不简单”的孩子。

    白老太知道在这条街上的邻居,有的称齐宙是“神经病”,有的叫他“低能儿”。

    白老太与老伴若听到了会不客气的斥责他们:“你们的儿女才比不上齐宙的聪明。”但是白老太明白齐宙自小就与别的小孩不同,只是外表看不出,齐宙是“自闭症儿”。

    某方面是天才

    白老太看着齐宙出世长大,在她眼里,齐宙再正常不过,只要懂得如何适应他的生活习惯,只要不强行拥抱他。目前只有两个人可以拥抱齐宙,齐太太与年长他6岁的哥哥齐宇。

    白老太自小看着他长大的,也只能轻轻拍一下齐宙的手臂而已。自闭症也令齐宙有严重的强迫症,他房里的东西不能随意移动,家具也一样,都要固定在同一位置,否则齐宙会把它们重新排列回他心中的标准位置。不然,他会抓狂。

    齐太太早就从各方面打听清楚,齐宙应该在特别学校求学,医生说这是绝对对齐宙有帮助的,他可以学习与人群接触,慢慢的走出自闭世界。若再加上药物的协助,齐宙是可以过正常人的日子。

    但是——若与齐法官说“你的小儿子齐宙是自闭症儿”吧。他会脸色发青认为你是侮辱他与他的爱子,是侮辱齐家的优良品种。他会铁青一张脸说:“齐宙是天才,你们不了解天才,天才是与别人不同的。”

    白老太想:不能说齐法官的形容不对,齐宙在某方面真是天才,齐宙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的眼睛与脑海像摄影机。齐宙有艺术天份,无师自通就能绘画,水准极高,尤其是画人像。

    此外,齐宙也学音乐,钢琴一学就会。看五线谱毫不费力,像天生就会。白老太想:你能否定齐宙不是天才吗。齐法官第一个不同意了。他决定齐宙要像其他正常的小孩一样上普通的学校。

    但是白老太亲眼见证到在普通学校上课的齐宙受尽折磨。在学校他是天才与白痴,某些老师承认他是天才,但有更多老师认为他是学习白痴。

    齐法官傲慢的说:“我儿只是不习惯你们的教学方法,他会适应的。”

    白老太认为也许齐法官某些看法是对的,齐宙不肯做那些他认为太幼稚的功课,尤其是算术。老师原以为齐宙有写字的困难,谁知道这名骄傲的小孩只是不屑向外人证实他会。
    (三之一、明续)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