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好女儿、好女婿(中)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好女儿、好女婿(中) 作者: 雅蒙

    听到14岁的亚梅指供父亲大口林强暴她多年,而且事发晚还带一名嫖客回家,逼她接客,老麦反而心生狐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以当时他还是小麦的经验,华人受到无形的道德传统管束,可能暴打儿女,却极少发生兽父强奸亲生女的事。

    小麦问∶“所以你杀了他。”

    亚梅恨恨的说∶“我早就想杀他,却一直不够勇气,直至昨晚忍无可忍。”

    小麦问∶“那你为什么连母亲珍姐也杀了呢?”

    亚梅厌恶的说∶“这个女人更该死,一开始就是她教唆大口林强奸我的。”

    小麦一愣∶会有这样的父母吗?但精明的他马上想到,除非他们不是亲骨肉。

    小麦轻声问∶“他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

    亚梅低下头,沉重的摇头小声说∶“不是。”

    小麦问∶“你怎么知道?你肯定。”

    亚梅带着悲愤的冷笑几声∶“因为是他们自己说的,而且他们从不介意我知道,大口林有一次强暴我的时候也亲口说过,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所以他完全没有罪恶感。”

    小麦谨慎的问∶“你是他们花钱抱养回来的?”

    亚梅又冷笑∶“我看不是,他们这一对狗男女那里会花钱抱养,有一次珍姐说漏口,我是他们不知那里带回来的,他们说那年我才两岁左右。”

    小麦失声∶“你是他们拐骗回来的?”

    亚梅脸上无限失落∶“应该是吧。”

    小麦已暂时理出一个头绪,亚梅在2岁时遭流氓夫妇大口林与珍姐从街头拐带回来,亚梅稍为长大后,珍姐就唆使大口林强暴她。

    贩卖到国外

    年轻的小麦对亚梅心生一种同情,也许亚梅感觉到,她说出更多令小麦吃惊愤怒的事。

    亚梅以一种麻木的沉痛语气说∶“昨晚那个嫖客不是普通的嫖客,他是人口贩子经纪,来看货样的,因为大口林准备将我转卖给这个男人再贩卖到西亚去当性奴,这个珍姐还对大口林说,如果他喜欢我就要赶快多玩我几次,否则我很快就不在这儿了。”

    亚梅说∶“他们这一晚把我成功卖出一个好价钱,喝酒庆祝烂醉如泥,大口林又藉酒意要强暴我,我再也不能容忍,我--把他们两个都杀了。”

    小麦轻叹∶“亚梅,你有想过后果吗?”

    亚梅冷笑∶“不然我要怎么样?等他们把我卖到外国当性奴?杀人者死,我知道,我不怕,杀了他们两个,我甘愿死。”

    小麦一时无言以对,这时听到门外一阵吵闹,有一把男声大声叫∶“让我进去,我要找亚梅。”

    小麦看一下亚梅,她轻声说∶“我的朋友林志森,是唯一关心我的人。”

    林志森原来只是一名17岁的青少年,但已有成人强壮体格,一看就知是街里的小混混,身上有一种剽悍的气息。

    林志森一进来,就坐在亚梅身边,紧抓她一只手说∶“不要怕,你不会死,最多进感化院,你才14岁。”

    小麦不禁哑然失笑,他们这些街头蛊惑仔深谙法律漏洞。

    小麦问∶“你们两人怎么认识的?大口林不干涉吗?”

    林志森的回答令小麦又大吃一惊。

    被当摇钱树

    林志森说∶“我和亚梅同在一齐长大,我是孤儿,由他们拐骗回来,原本有3个,另一个很快死了,大口林与珍姐都是坏人,他们训练我去当小偷,要当亚梅是摇钱树。”

    他又说∶“我长大了,他们已不能控制我,我在去年离开这里,我有一班兄弟,大口林奈何我不得。”

    小麦带一点讽刺与调侃问∶“你干吗不带亚梅离开。”

    亚梅代他回答:“他想的,但大口林与珍姐警告他,他们会去报警说他拐带未成年少女,法律上那两个大混蛋是我的父母。”

    她又说∶“也许他们就是担心有一天我会跟阿森跑掉,所以他们要赶快把我卖掉。”

    小麦问亚梅∶“亚梅是他们为你取的名字吗?”

    林志森代答∶“我想不是,那时我5岁,他们抱亚梅回来时,问她叫什么名,她就哭着说∶我叫亚梅,我看是她的原名或者小名。”

    小麦又问∶“你知道他们如何拐带你的吗?”又是林志森代答∶“我记得他们说是在一个商场内,好像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儿子又推一辆婴儿车,大口林与珍姐趁她不备,就把婴儿车内的亚梅抱走了。”

    看来林志森与亚梅是一对早熟的小情侣,他哀求小麦∶“亚Sir,请你做做好心,帮亚梅找回她的亲人好吗?你看她多惨,她需要亲人的帮助。”

    他急得几乎要落泪∶“我才17岁,不够岁,我什么都帮不了亚梅,我要担保她也没办法。”

    这时的小麦真的还年轻,身上流着行使仗义的热血,他点头说∶“我设法帮忙就是。”

    但亚梅却说∶“不,亚Sir,让我的亲生父母知道我现在这样,他们会伤心。”

    小麦安慰她∶“不让他们帮助你,他们会更伤心。再说,也不一定能找到。”

    小麦利用自己的公余时间,在警局的档案室寻找幼童失踪的旧档案。

    小麦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他先查阅12年前的档案,很快就发现确实是有一位叫鲍芝梅、乳名叫亚梅的2岁女童,由母亲带往商场购物时被人拐走,当时失踪女孩坐在婴儿车内,母亲牵着另一名儿子。

    失去女儿的夫妇是鲍世昌与何文仪夫妇,这12年来他们没有放弃寻找失去的女儿。
    (三之二.明续)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