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好女儿、好女婿(上)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好女儿、好女婿(上) 作者: 雅蒙

    有“破案神探”之称的老麦,很高兴直至他下班时,都没有突发大案件要劳烦他出马,这一日傍晚,他要赴一个重要宴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老麦早在半个月前收到请柬时,就告诉自己非出席不可,宴请他的是鲍世昌与何文仪夫妇。虽然他们不是权贵也不是社会贤达,但在老麦心中这可是一个重要宴会,因为这是鲍氏夫妇结婚50周年金婚纪念,他们的儿女坚持要热闹庆祝一番。

    现代人一言不合动辄离婚,“金婚”几成珍闻。老麦局里的同事还刻薄的问∶“欧美那边还有人可以庆祝金婚吗?”

    老麦与鲍氏夫妇平日也甚少往还,他也不知和鲍家能算是朋友吗,但如果偶而相遇,鲍氏夫妇一定热情招呼。

    老麦在赴宴途中,不由得感慨光阴似箭,鲍氏夫妇这晚庆祝金婚,而他和鲍氏认识的时光也可以庆祝银禧了。

    他们是因案件而相识,那时老麦还是个初出道的小伙子。

    鲍氏夫妇的金婚纪念宴会,是在一家5星级酒店的宴会厅举行。老麦知道鲍氏夫妇的儿女都出色甚有出息,他们早已移民美国多年,如今拿美金回来为父母庆祝金婚湿湿碎事。

    不过老麦有耳报神,他很快得知包揽这场宴会的主要人物实是鲍氏的三女鲍芝梅与女婿林志森。从美国回来的只是随意帮补费用。耳报神还说∶“在美国的儿女是上班族,收入那里及得上这边的女儿与女婿。

    对两老孝顺

    老麦深深点头,他知道鲍氏的三女与女婿代理孟国外劳与柬国女佣赚了不少钱,但更难得是他们对两老极为孝顺。

    老麦想起有人说过∶人老了不稀罕儿女有出息,最想要的是孝顺的儿女随侍在侧。

    老麦觉得鲍氏夫妇很有福气,既有出色的儿女,又有孝顺的女儿与女婿,真是两全其美。老麦知道鲍氏在美国的二儿一女都是美国名校大学毕业,但三女儿鲍芝梅与丈夫林志森连初中都没毕业。但有出息的儿女都不能随侍在侧,鲍氏幸好有这名三女儿照顾,他们现在就住在一起。

    这一晚在宴会中,紧跟着老人家几名外表甚出色的青年男女,实是鲍氏的外孙,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祖孙情笃。

    鲍氏夫妇在敬酒时见到老麦十分高兴,更说∶“我们太高兴了。今晚有你来见证是我们的福气,真是太好了。”老麦不假思索的说∶“那是你们好心有好报。”

    话才出口,老麦自觉造次了,但鲍氏夫妇不但不以为忤,反而欢喜说∶“是的,好心有好报,希望有更多人好心做好事。”

    与老麦最熟悉的是鲍氏的三女与女婿,他们在百忙中也找到老麦致谢“多谢赏脸”。

    老麦打趣林志森∶“哗,你整个人越来越有老板气派。”

    鲍芝梅笑说∶“麦探长是说他体重增加了。”

    林志森笑道:“麦探长别讽刺我啦,我在你面前呀还不是原形毕露,就是当年那个小混混。”

    老麦正色说∶“英雄不问出身低,你现在力争上游成功了,你就是英雄。”三人畅笑,老麦又笑∶“你们两位日后庆祝金婚没问题。”

    林志森豪迈说∶“那当然,你不必等太久,别忘了我和芝梅早婚,你一定要给脸我们呀。”

    在辞别时,老麦再向鲍氏夫妇道贺∶“宴会太成功了。”鲍氏夫妇笑说∶“主要还是三女与女婿一片孝心。”

    老麦笑着与他们握手∶“这是你们应得的。”

    老麦觉得自己这番说话毫不夸张,就像俗语所说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才廿多岁的老麦还是小麦,他加入刑事犯罪调查组不久就已崭露头角,上司有意栽培他也信任他,时常派他独当一面。

    那一晚,小麦奉命去调查一宗人伦惨案,是一宗冷血谋杀案——2名中年男女,在午夜遭14岁的女儿以刀刺死。

    小麦知道这种人伦惨案的命案,一定会成为报纸的头条新闻,也是他升职的一个机会,他抖擞精神要把这案件办得漂漂亮亮。

    小麦知道此案重点不在于凶手是谁,因为死者14岁的女儿亚梅早已认罪不讳。小麦要满足公众的好奇心∶为什么?

    遭强暴3年

    亚梅一脸倔强和叛逆,14岁的她脸容秀丽且已发育得很好,那时小麦已有一双利眼,他一眼就看出嫌犯年纪虽轻,却肯定有过颇丰富的性经验。事后证明他没看错,只是叫他吃惊兼愤怒。

    死去的中年男女没有正式结婚,但一向自称夫妇,男的绰号大口林,女的人叫亚珍姐,两人都不是善男信女,没正式职业。小麦很快查出他们较早时偷抢拐骗为生,近年来女的当淫媒,男的当皮条客。

    小麦想∶任谁都不想有这样的父母,但离家就是,何必杀他们,一定有内情。

    老麦初步调查时先问亚梅∶“你为什么要杀父亲与母亲,”

    亚梅口齿清晰的说∶“换做你是我,也许你早就那么做。”

    小麦不搭腔等她说。沉默好一会,亚梅呼吸沉重说∶“这3年来,他一直强暴我,她妒嫉,变本加厉的虐待我,而昨晚,他带来一个男人对我说,这是嫖客。”
    (三之一.明续)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