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为一家幸福(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为一家幸福(上) 作者:雅蒙

    在一座简陋的木屋内,虽然只点着一盏不太明亮的风灯,却足于看清屋内有2名看来不是善男的男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名有点獐头鼠目的男人脸色惊惶,因他不仅被紧绑在椅子上,他的嘴也被蒙住了。一名脸色沉郁冷酷的叫人不寒而栗,他坐在另一张木凳面对被绑的男人。

    冷酷的男人从喉底冷笑几声:“你是穷极无聊,还是吃了豹子胆,竟敢来勒索我?你的良心被狗吃去了,当年我如果不这么做,你还能活到今天。当初我就不要你的,因为看穿你是个吃碗面反碗底的小人。”

    惊惶的男人口不能言只能嗯嗯几声,大概是“大佬饶命”的意思。他真的是后悔,怎么会一时糊涂在太岁头上动土,他明知这位大佬心狠手辣,凡是对其不利、挡在前面碍路的,这位大佬就当机立断绝不手软的铲除,自己当年不是亲眼见识过了嘛,怎么会鬼迷心窍去勒索大佬。

    大佬语气平静的说:“我今日除掉你,是心安理得,你应该记得那一天我们出发前发过誓,绝不能出卖兄弟,你有想到吗?如果你出卖我,你也同时出卖了某某,你知道吗?”

    大佬站起来,身形高大,他绕到椅后从裤袋掏出一根电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势从对方的颈项一绕再猛力互拉,力量大到他咬紧的牙关吱吱响,额上青筋暴露,很快的他一放松,对方的头就软绵绵的垂下到心口了。他探一探鼻息,确知死者断气了,然后他把电线绕好收回裤袋,再掏出一包香烟点上一支缓缓气。

    弃尸树林

    他是个大胆的男人,从容不迫的把尸体装在一只大麻包袋仔细扎紧,然后放在车后厢。他开车来到一个荒凉半废弃的老胶树林,把沉重的麻包袋用肩头扛起走入胶林深处丢弃,然后他再驾车扬长而去。

    天边冷月如钩,却照不到胶林深处,白天也一样,也不知几时尸体才会被发现。

    24岁的林茉莉今晚是与一群老同学聚餐,并提早向她们发喜柬,她将在一个月后出阁。

    她知道时间不早了,但去到屋内,却看到妈妈何玉琴还在客厅看电视节目。她笑着问:“妈,你还没睡,不是爸爸出门过夜你就睡不着吧。”

    何玉琴给大女儿一个白眼:“没大没小,都是你爸把你惯的,连父母都拿来取笑。”

    林茉莉挨着母亲坐下,笑说:“你自己多心,我是说你和爸爸是恩爱夫妻,他出门你牵挂他睡不着。”

    然后又拉妈妈:“不然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说你一晚没爸爸抱就睡不着?”她说完就吱吱笑赶紧溜到对面的沙发。

    何玉琴更啼笑皆非,老脸一红却也不便争辩,把话题一转:“我是等你爸回来呀,本来说是在外埠过夜,但刚才打电话来说还是赶回来好,那时在半路了,大概快到了。”

    林茉莉心疼老爸:“在外面小旅馆当然不比自己的家,龙床不如狗窦嘛,不过老爸也不年轻了,他有55了吧,一天来回路途够远的了。”

    伏尸街头

    林茉莉这时又笑说:“妈,今晚我和一群老同学吃饭,她们都说我好命呢,自小没吃过苦,虽然不是大富之家,却也从小不缺什么,尤其爸妈又这么疼爱孩子,我也算娇生惯养的长大,现在呀,她们又羡慕我嫁了一个最理想的东床快婿,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命。”

    何玉琴望着女儿微微笑,继续说:“你好命,是因为我遇到了你爸爸。”

    林茉莉笑道:“那当然啦,一切当然是从你认识爸爸,嫁给爸爸开始,才会有我们一群儿女啦。”

    何玉琴知道女儿不明白真正的意思,只是她不便解释,也不想解释,因为这位大女儿仍不知道,她心目中“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林志刚不是她的生父。

    24年前,当林茉莉刚刚呱呱坠地时,20岁的何玉琴抱着幼弱的女婴时,与女儿有牛衣对泣的凄凉,那时她望着女儿落泪,心想:女儿女儿,你生不逢辰,你不会挑选父母出世,你真是最歹命的人呀。”

    在林茉莉出世前3个月,她的生父就死了,母亲是以“未出嫁的妈妈”的身分生下她。

    她的生父阿财死时很不光采,被人认为是败类的下场。阿财是个小流氓,他身中2枪伏尸街头,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警方认为他可能是抢劫案的疑犯,可能是分赃不均被同党杀死。

    何玉琴并没为阿财掉泪,她一直恨自己无知而被骗失身于阿财,等自己醒觉不能将错就错时,偏偏又珠胎暗结了。

    何玉琴在阿财的葬礼中痛哭,不是为他掉眼泪,而是悲叹自己为何这么歹命。她一再为阿财欺骗。在她告诉阿财自己怀孕时,阿财安慰她不要焦急,叫她生下,他会负责,并说他会设法找钱和她结婚。

    然后她才知悉阿财的坏心肠,原来不安好心的阿财叫她生下孩子,是因为他要把这个“私生子”卖给人家,并已安排好了门路。

    他更振振有词的对何玉琴说:“要把孩子卖掉赚它一笔,才有钱结婚呀。”

    何玉琴不相信蛮靓仔样的阿财竟然如此狼心狗肺。”
    (三之一.明续)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