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书中自有黄金屋(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书中自有黄金屋(中) 作者:雅蒙

    朱玉笑说∶“到处书店都找得到《三国演义》,你叔叔张有成送你的那一套又有什么特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张源笑说∶“当然特别,他给我的这套是他自己用小楷抄写的。”

    朱玉惊讶的小声叫∶“整套《三国演义》,你叔叔用小楷亲自抄写,老天,这得花多少时间与心血。”

    张源说∶“我叔叔特别喜欢《三国演义》,你知道吗,他送了我之后就离家,几个月前回来,一见到我就痛骂我,还打了我一记耳光,他生气的骂我∶‘我一看就知道你没有读这本书。’他又感慨的说‘一个人的穷富看来是天定的,阿源,人家说书中自有黄金屋,看来你是没有这个福份与本事得到的。’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朱玉好奇问∶“那你后来读了没有?”

    张源红着脸摇头∶“我没有兴趣也没本事读这么多字的书,还是用小楷抄写的,字体又潦草,我只看漫画。”

    朱玉问∶“这套书呢?你丢了?”

    张源笑说∶“没有丢,大概是在这间屋那一个角落吧。”

    他又说∶“我后来是故意不看,因为他打了我一巴,那时我14岁了,自尊心很强烈。”

    朱玉想起小时听外公说过∶“以前的人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看《三国演义》会学到奸滑。”

    于是她好奇问∶“你叔叔张有成是不是一个很狡猾的人?”

    张源笑说∶“咦,你怎么猜到,据说他不仅狡猾也相当残忍,所以人家才叫他‘花老虎’,防不胜防。”

    提出结婚

    张源又说∶“长大了后我想,叔叔一定是得罪不少人,有人要找他算账,所以他很少回来找我们,每次来也都是很神秘的。他叫父亲帮他买下那间老木屋,他住了一阵就走,叫我们搬过去住,我妈妈还说他吝啬,不舍得买一间好一点的屋子。”

    朱玉也很高兴张源没有逃避责任而提出结婚,不过第二天姗姗来迟的“好朋友”终于到了,朱玉才知是一场虚惊,不过两人还是决定结婚。

    朱玉是名白领丽人,她知道法律需要的是一份证件而不是婚礼,所以她和张源先静悄悄去注册结婚,然后拿了结婚证书帮张源申请叔叔留下给他的“安家费”,令两人惊喜的是,这笔小遗产连本带利也有20多万了。两人只觉“一片光明”。

    张源有钱壮胆上朱家求亲,朱太太皮笑肉不笑说∶“你没有钱我们知道,也不难为你,但至少要30千聘金。”

    张源最高兴的就是自己能傲然回答∶“好,你们要现钱,还是要我买银行本票?”

    两人商议决定婚后先买一个公寓小单位居住,日后才决定是否要装修木屋,还是把它卖掉。木屋老旧简陋已不值钱,只有地皮还有价值。

    朱玉决定婚后尽快生孩子,让张源早点做父亲,多一份责任感而更稳重。新婚燕尔,小夫妻有说不尽的恩爱,加上张源热情如火,乐此不倦,很快就令朱玉蓝田种玉。

    诞下麟儿

    在朱玉怀胎5个月时,更得知会诞下麟儿,上一代单传的张源更喜不自胜。不料这时发生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一个夜晚约10时许有人敲门,张源从防盗镜孔中看到是一名50多岁的中年男子,不疑有他便开门。中年男子堆满笑容问∶“请问主人是不是姓张。”

    张源说∶“我是姓张。”

    对方又更谦卑的问∶“请问有一位张有成是不是也住在这里?”

    张源一怔说∶“张有成是我叔叔,但他去世多年了。”

    说时迟那时快,门边闪出另一名持枪五六十岁中年男子,两个人把张源逼入屋内,把张源和腹大便便的朱玉双双捆绑。然后他们就轮流欧打张源逼问。

    他们逼问张源——张有成的钱在何处?他死了是不是都给了张源。张源说他是在几个月前才得到叔叔留下的20多万元,但两名中年男子不相信。

    最后持枪的中年男子冷笑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你再不说老实话,我就用刀子生剖你老婆的肚子,一尸两命就在你手中,你说不说?”

    朱玉吓得魂飞魄散,张源是又惊又惧又怒,哀求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叔叔有钱,你们放过我妻子吧,要杀就杀我吧。”

    持枪的匪徒把枪插在腰后,又掏出一把童军刀,作势要剖开朱玉鼓起的肚子,朱玉昏过去,张源更一身冷汗、但嘴巴已被蒙住叫不出。

    就在这千钧一发当儿,持刀的匪徒突然双手捂胸痛苦万分倒在地上呻吟,另一名匪徒大吃一惊丢下张源跑过去察看。

    张源只是双手被绑,他见机不可失急急站起来。张源孔武有力,以前也学过一些基本的跆拳道,在这危急的一刹那,他拼尽全力凌空踢出一脚,是他从来不能做到的。

    这一脚踢中匪徒的头,令匪徒啊一声跌倒。张源读书不成却懂得打架,他再双脚跳起,185磅的身体落在匪徒的胸膛上,他同时听到匪徒的肋骨断折声和对方的惨叫。他再走过一看另一名倒地的匪徒,只见对方不知为什么已气息如游丝。

    张源这时知道自己总算转危为安,已转醒的朱玉急急帮他解开绳索,打了电话报警之后,朱玉惊魂甫定,才抱住张源全身颤抖大哭。

    最先倒地的匪徒原来是心脏病发毙命,另一名重伤的后来被控持枪抢劫入狱15年。
    (三之二、明续)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