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只要他快乐(下)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只要他快乐(下) 作者: 雅蒙

    韦扬平医生忧虑的问∶“小杰,你要如何向你父亲讨回公道,你别吓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洪杰微微笑∶“通过正常合法可靠的途径。韦医生,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即刻通知你,我还需要你的协助呢。”

    第二天在洪氏机构,洪勋业听秘书说∶“你的小少爷洪杰要见你。”他大感惊讶马上接见。

    这天洪勋业见到丰神俊朗的洪杰,颇有“洪氏产品、个个俱佳”的自豪,心中又充满父爱。

    洪杰仰起一张小脸,以略带倔强的语气说∶“父亲,我到公司来找你,是希望你把我们的会面当一件正事来处理,我和你不应再逃避……”

    他侃侃而谈,洪勋业越听越吃惊。

    “……小时候我不明白,但现在我了解来龙去脉后,父亲,我对你反而有一份谅解,我认为应该还你一个公道,韦医生告诉我,这些年来DNA基因遗传验析已取得神速的进展,有很准确的结果。父亲,让我们去检验吧。”

    洪勋业是办大事的人,他这时很欣赏小儿子的胆识与见解,觉得“这分明是我儿子嘛”,他温和的问∶“有了结果又如何?”

    洪杰说∶“如果验出我不是你的儿子,我就向你下跪叩三个响头,拜谢你这13年来的养育之恩,然后我就离开洪家。”

    洪勋业小声说∶“胡闹,你能去什么地方?”

    洪杰说∶“我会叫韦医生收养我,放心,妈妈不会走,她可以去看我。”

    洪勋业微笑∶“你好像很能安排自己的事,那么如果我和你是真正的亲父子呢?”

    洪杰眼睛泛起一阵泪光,他努力压抑哽咽之声∶“那么,父亲,你要还我一个公道,你要真正爱我如子,我的要求不过份吧。”

    消解疑心

    洪勋业忍不住心中的冲击,走过去把儿子拥在怀中∶“不必什么检验,爸现在知道,你是我的儿子。”

    洪杰坚持∶“不,父亲,你会反覆不定,我要证据消解你的一点疑心。”

    洪勋业心中惭愧万分,柔声说∶“好,弄个水落石出也好,但爸只和你说,不管什么结果,你不能离开洪家。”

    洪杰转涕为笑∶“就叫韦医生安排吧。”

    洪勋业特地到韦扬平医生的诊所抽血。他说∶“我以前小觑了小杰,这孩子有胆识,像我小时候。”

    韦医生平淡的说∶“验过血再说。”

    洪勋业不满的哼一声∶“韦扬平,你休想抢去我的儿子,我和小杰说了,不管如何,我要他留下。”

    韦医生一共安排了3份洪家父子的血液去析验,分别是本国、澳洲与美国。报告先后抵达,但在同一天揭晓,韦扬平还请了一位专家医生来为洪勋业解释。

    洪勋业不让洪杰一齐听报告,他心中已另有打算。但3份答案一致的报告,还是叫他“老泪纵横”。

    洪杰在门外焦急守候,看到父亲洪勋业脚步带点踉跄急急朝自己走来,他赶快趋前,还未开口问,洪勋业已一把抱着儿子,流泪哽咽的说∶“小杰,爸爸是混蛋,你原谅爸爸,爸爸是天下第一糊涂蛋加混蛋。”

    洪杰明白了,爸爸和自己是“亲父子”,他心中感到委曲,辛酸一齐涌上,悲从中来也抱着父亲嚎啕大哭,韦医生在旁静静等着,看他们父子互相低语安慰后,才趋前以轻快语气说∶“好了,雨过天晴,真相大白,这是喜事,应该庆祝。”

    洪勋业笑不拢口∶“当然,当然。”

    此后,人人都知道洪勋业最宠爱小儿子。做生意前只要先对洪勋业说∶“令幼郎洪杰真是杰出,真是虎父无犬子。”洪勋业会大为高兴,生意也容易谈。

    知情的人背后却在笑洪勋业以前是庸人自扰。大家也明白他格外宠爱小儿子,不仅因为洪杰确是出色,也因为他有一种补赎心理。

    很多年过去了,当年霸气十足的洪勋业也垂垂老矣,他虽然还是洪氏机构的董事长,权力却已放给3名儿子,一般推测日后继承大统的就是洪杰。

    闲来在家含饴弄孙的洪勋业这日由洪杰扶着他去探视老友韦医生,坐了颇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他长叹一声对洪杰说∶“我看老韦时日不多了,你得空多来看他。你小时候,我——韦医生最疼你,真是爱你如子。”

    洪杰严肃的点头∶“我会的。”

    他眼眶微湿,想起当年检验的事,万一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子,他就投奔韦医生去了。

    前尘往事

    这日满头银发丰盛,仍然一派雍容的伊莲来探韦医生。他们想起前尘往事,他们曾一度制止不了爱慕之情而短暂相恋,在决定挥慧剑斩情丝时,伊莲怀孕被绑架。

    伊莲向他哭诉∶“勋业始终怀疑匪徒玷辱我,但真的没有。”

    在洪勋业怀疑洪杰是匪徒孽种时,韦扬平也悄悄取了婴儿的血液去做一次检验,又惊又喜的发现洪杰是自己的孩子。

    他知道洪杰崇拜洪勋业,渴望这位父亲的爱。韦医生决定完成爱子的心愿,况且他不能让洪杰以为自己是匪徒父亲强暴母亲的野种,韦医生也要保护伊莲。

    韦医生以自己的血液取代了洪勋业的,送去进行基因遗传检验,得到他预知的答案∶这一对父子是如假包换的亲父子。

    韦医生对伊莲说∶“只要他们父子快乐就好,我知道我有一个儿子过得很快乐,我也快乐。”
    (三之三.完)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