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下) 作者: 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下) 作者: 雅蒙

    早在利俐还未正式继承母亲留下的庞大财产时,她已由律师处明白,在她获得遗产后死亡,她的财产就会由“父亲”夏阳承袭。万一夏阳又很快遭遇不幸,那么这笔遗产就将由他的兄媳们承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今看起来,如果夏阳去世,就将由他的两名兄长继承,因为他们是夏阳的第一线直系血亲。

    因为夏阳现在被逮捕,就是有人指他开枪杀死了他两名兄长。

    利俐一听到“父亲”杀人,杀的又是她两名伯父,她立即恍然大悟∶原来一切是这样。她更明白父亲是为了保护她而杀人,明显的已有人准备要杀她,这些人就是她两名伯父,父亲夏阳的兄长。

    利俐不禁暗叹∶好一个迂回曲折的谋财阴谋呀。她又想∶原来父亲那边的人这么聪明,看来自己也继承到祖父母的基因。

    利俐想到父亲以前教过她的俗语∶擒贼先擒首,打蛇打7寸。她对孙律师说∶“你转告夏先生,我即刻过去夏家营救他,不要为钱烦,叫他不必担心坚持否认杀人。”

    利俐也记得很久以前母亲利珍教过她∶有钱能使鬼推磨。

    利俐迳直去夏家,和两名伯父的遗孀谈判∶“我不知道你们知道多少两名伯父的阴谋。他们要杀我,父亲为保护我先下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上到法庭,说明真相,父亲不会判死罪的,顶多坐几年牢,说不定还无罪释放,这对你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死去的到底是我的亲伯父,尽管他们狼子野心对我不仁不义,我可以给你们两家1000万元,大家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你们改口供,说一时混乱弄错了,杀死两名伯父是一个陌生男人,身高衣服都像我父亲,所以起初弄错了,那个人现在不知逃向何方,也找不到杀人的枪械。

    和气收场

    “每家2000万,好吧,到底我们是一家人,何必讨价还价伤感情,这样和气收场,以后留个见面的余地多好。不必担心,我的律师会打点好一切,你们说什么就什么。”

    利俐站了起来,沉着脸说∶“我这是先礼后兵,不要敬酒吃罚酒,4000万的奖金已足够有人争着帮我杀人灭口了,你们应该明白。”

    夏阳在协助查案后,证明自己“清白”顺利获释,利俐已驾着车在警局门外等他。她轻轻说∶“我们到海滨吹吹海风。”

    很快的,两人已坐在海滨一张石椅上,利俐闲闲的说∶“小时候,妈妈常常来,说是探访爸爸,你知道我爸很可能在海上被海盗杀了。”

    夏阳苦涩的说∶“你都知道,我不是你爸,我也怀疑你多半知道,几时的事?”

    利俐拿起一颗小石头丢向大海,一边说∶“你还记得我们刚团聚那年,10岁的我在你洗澡时闯进去,我是要看你有没有爸爸的胎记,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小女色狼。”

    她又说∶“小时我爸常和我一起冲凉,我记得他有胎记。”

    她望着海洋∶“你第一天出现,我就猜疑你不是真的了。每个人都知道我幻想爸爸回来的情况,那样子太巧合了。”

    她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两名亲伯伯指使的?真没想到,外表老实巴拉的,心肠那么坏。”

    夏阳轻轻说∶“财迷心窍,人为财死。”

    他点起一根烟∶“我和你爸是一表三千里的亲戚,不知为何我们长得相似,我还比你爸小两岁。你两名大伯一次看到我吓呆了,也就起了坏心思,找我共商大计,我也是穷极无聊加财迷心窍答应了。他们就把你爸所有的事告诉我。本来我也不是完全十足像你爸,但你两名伯父力证我是他们的亲兄弟,别人还能不信吗?”

    利俐轻轻点头∶“这倒是真的,连我舅父后来都深信不疑了。”

    他轻叹一声∶“你看不起我,觉得我是坏人吧。”

    利俐望着他∶“不,你一直在保护我、照顾我,就像这一次,你牺牲自己救我。”

    她轻声说∶“你知道为什么11年前我知道你是假冒的而不声张,因为那时我真的很想有你这么一个父亲,失而复得的父亲。尤其母亲死了,我更渴望父亲,我记得父亲很疼我。”

    他低下头苦涩低语∶“一直当我是父亲。”

    利俐坦然说∶“不,后来改变了,你一直担心我是恋父狂,才不是。我真正懂事后就没当你是我父亲,本来你就不是我父亲。”

    重新开始

    他说∶“我想离开这里。”

    利俐说∶“好啊,我和你一齐走,重新开始新生活。”

    她娇嗔的说∶“干吗这个样子?我早说过我会陪着你一辈子,你也是,你还要照顾我一辈子。是你自己自投罗网。”

    他笑,畅意的笑。她伸过手握住他的,他也握紧她的。

    利俐问∶“你本名是什么?”

    他答∶“信不信由你,也是单名阳,我--姓庄。”

    利俐一愣然后笑弯了腰∶“庄阳?壮阳?拜托,令尊搞什么,卖春药的吗。”

    他笑∶“我就知道你会取笑我。”

    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人去了什么地方。

    有人说在环游世界旅程的豪华邮轮见到他们,有人说在欧洲见到他们,有人说他们手拉一名婴孩,又有说∶不止,她手抱一个婴孩,他俩手各牵一个。见过的人都说∶他们看起来很相爱,很幸福。
    (三之三.完)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