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古屋女鬼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阿伯灵异堂◢ 古屋女鬼

    阿祖端着数码相机,低头看着LCD显示屏,逐一检查自己拍摄的多张照片,越看越是满腹狐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刚才入屋拍摄了很多照片,自己单独工作,整个过程十分顺利,根本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状况。

    没想到,回到了办公室拿出相机检查,准备储存照片档案,才发现相机显示出来的连续多张照片,竟然出现了同一个的身影。

    这可奇怪了,明明自己很用心拍照,取景时对焦得十分清晰,怎么回来了才发现出了状况,而且连续好几张照片,都出现一个模糊黯淡的影子?

    他心里开始毛毛的,找了一位有灵异体质的朋友检查照片,当场让他发现了令人极度毛骨悚然的真相……

    房仲也遇鬼

    阿伯从未想过,原来当房产仲介这一行,竟也会遇上灵异事故。

    印像中,做仵工、殡葬业职员、夜店工作者、偏门业或是警方,这种职业遇鬼并不出奇,但有一次在槟城和朋友聚聊,才得知原来干房产房产仲介的,也有不少人曾遭遇过诡异的经历。

    槟城古迹区保存最多老旧的古屋,很多都经历过三代的传承,到了孙辈接手房屋,有者要搬迁至国外,或急于资金周转,或者无意逗留在槟城发展,都委托当地房仲将祖屋变卖或出租。

    这些经历过年代的沉淀,处处留下历史痕迹,有一定年份的老房子似乎就有灵体的存在,这些滞留在屋内,一直不愿离开的祖灵,与房仲不期而遇。

    据说,房仲上门检查“收屋”时,有时会遇到十分古怪的事情,比如会在空屋内听见说话声,甚至房门无端端敞开,或在检查屋子时,感觉有不对劲的东西在屋内窜动。

    有的房仲从原本不信邪,但遇上几次怪事也都相信了,跟屋主拿到钥匙,若是单独上门检查单位,在打开门时都懂得奉行“规矩”,轻轻说一声“对不起,打扰了”。

    (图取自网络)

    槟岛古迹区老屋,铅华洗尽伴昏黄

    槟岛古迹区的很多房产,饱经历史的风霜,一砖一瓦背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阿伯每次到槟城乔治市,总很爱找这种充满岁月斑驳痕迹的战前旅馆,下榻一两晚居住。

    阿伯从不计较环境老旧邋遢,也不是一昧节省盘缠旅费,之所以找上这类旧旅馆,总觉得在古迹区住旧旅馆,更有保存下来的英殖民时代氛围,比住在现代化的旅舍也更有故事,更有意思。

    夜晚回到旧旅馆,顶着昏黄灯光,倚着很有历史感的梳妆台,低头振笔疾书撰写鬼故事,累了就懒洋洋靠在老旧木椅上,灌上几口买回来的啤酒,隔着木窗聆听着楼下XXX街夜半稀疏的车辆声,挺够有风味和特色的!哪怕说不定哪一天轮到自己登场,为灵异堂提供亲身故事哩!

    记得有一回阿伯赶上北海办事,晚上到槟城峇六拜找朋友小聚,回到乔治市已经是凌晨1时,开车逛了几圈,随便就找到了一间旧旅馆下榻,乘搭铰链已发出嘎嘎声响的老旧升降机到了三楼,阿伯才知道被安排住在308号尾房。

    旅馆明显经过修整,保留下来的旧式特色已不多,踏着3楼走廊铺成碎方块的灰白地砖,脑海浮现的是香港新生代小说家蓝橘子《夜谷宾馆营业中》的诡异内容情节。

    望去走廊尽头,阿伯下榻客房的对面房竟然烟霾袅袅,门外似乎摆设塑料袋装着的饭盒,第一个直觉是——难道这家旅馆这么猛鬼,半夜有人在客房做拜祭仪式?

    走进时才看清楚,塑料袋装着只是房客丢在门外的垃圾,造成烟霾飘散的情景,也只不过有人在走廊尾端点了一盘驱蚊香,阿伯当场呵呵暗笑。

    是夜,经过整天的折腾已累得半死,无心写作,倒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不把话题扯远,还是言归正传吧。

    房仲检查收屋,拍摄屋内照片

    这是十多年前的故事了。

    本期故事主角阿祖,自然又是化名,当年在槟城当房产仲介。

    那是一间槟城沿海的旧房屋,地理位置甚佳,海风徐徐吹入屋内,可谓夏凉冬暖,从客厅窗户望出可以饱览无敌海景,若不是屋主举家要移民,不打算留在槟城,恐怕是不舍得找上阿祖变卖老屋。

    阿祖跟屋主接过钥匙,自己上门检查房子,执行的工作包括要拍摄屋内各角落的照片,供将来介绍房屋给潜在客户的展示用途。

    屋内没有其他人,阿祖单独工作很顺利,全程没有发生古怪的事情,但经历一场惊魂,事后仔细回忆起来,自己在入屋前似乎忘记敲门说一声打扰了。

    敞开客厅那一扇朝向海洋的窗户,一览无遗的海景最让人心旷神怡,婆裟椰影衬托滔滔海浪声,真想让人坐下来泡一杯咖啡享受懒洋洋下午的冲动,阿祖忍不住举起相机,朝着窗户拍下多张令他满意的照片。

    待他回到办公室检查照片,才发现这才是诡异事端的开始。

    (图取自网络)

    靠窗女鬼,朝他微笑

    阿祖连续看着刚才拍摄的照片,觉得有点不对劲。

    那几张拍摄窗户的照片,明明是自己拍摄的最满意作品,可是回到办公室检查时发现,屋内任何角落的照片没异样,偏偏那几张窗户照片却出现模糊黑影。

    他满腹疑虑了几天,想起一些同行上门收屋遇上的古怪传闻,心底里很是不安,他不敢向屋主要求再上门拍照,而是找来了一位有灵异体质的女子,来协助鉴定这几张照片。

    那个女子接过照片仔细端看一阵,脸色逐渐变得煞白,抬起头定眼望着阿祖,鼻头冒出豆大般的冷汗。

    女子手指在照片轻轻比划,开始描述黑影的真实情景,终于解开了照片中,阿祖渗不透的谜底。

    伴随她手指的勾勒,阿祖眼前的照片仿佛晕开了真相,黑影中藏着一名女子,虽模糊仍可见一袭红裙,长发如垂帘,正坐在靠窗边的一张椅子上,朝着持相机拍摄窗外的他,嘴角绽放出极诡异的微笑……

    房仲大病一场,古屋转售他人

    阿伯不知道阿祖得知真相后,怎样处理他拍到的古屋女鬼照片,他一直被这股阴影缠绕,事后好像还生了一场大病。

    据闻,这间有女鬼的古屋已转售予他人,阿伯猜想多数不是阿祖处理,他应该没有勇气承接这单产业买卖了。

    接手的新屋主是谁,阿伯不认识,有没有再遇上红衣女鬼,当然更不得而知,出现在窗户旁的女鬼,究竟和那栋老屋有何牵连,为何出现在房产仲介拍摄的照片内,恐怕永远是谜了。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